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实践教学 >> 理论研修 >> 正文

瞿红:莫让肆意的创新毁了国粹

发布者: [发表时间]:2015-01-16 [来源]: [浏览次数]:
 

莫让肆意的创新毁了国粹

瞿红

湖南文理学院法学院思想政治教育专业2013

20140811 《常德日报》第8

这是一个需要创新的时代,这也是一个创新泛滥的时代,这更是一个借创新之名而行哗众取宠之实赚取眼球的时代!于是乎你无法断定从凤冠霞披的传统头饰往下看就一定能看到传统的大红戏袍,也许是性感的现代比基尼。

当这样的装束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们是该拍掌叫好,还是该怒不可遏?是该欣喜于他们不拘一格的创新还是怒斥他们对传统国粹的侮辱?

当闽剧比基尼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时,虽然国人已习惯了异类混搭的出现;虽然国人已在中西文化交融中练就了笑对一切的包容之心。但闽剧比基尼的大胆创新还是震惊了国人。让人不得不思考创新名义下的国粹传承问题,或说国粹传承中的创新问题。

我们绝不否认这是一个需要创新的时代,也绝不否认国粹应该以与时俱进的态度实现内容与形式的创新。但我们也应该知道,任何创新都应该有一个度,超越了度的所谓创新就不再是创新,而是赤裸裸地破坏与颠覆,是对传统的背叛。而那些被颠覆了国粹、破坏了的传统就已经不是我们的国粹与传统,充其量只是现代与传统、东方与西方混搭后的一个怪物罢了,这样的创新,既是对创新精神的亵渎,也是对传统文化的挑衅。

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既是传承传统、铸就国粹的历史;也是不断创新、与时俱进、开拓进取的历史。但无论是传承还是创新,老祖宗们都特别注意对度的把握,以过犹不及的态度审慎地向前行进。正是这种务实却又不失奋进的心态让中华文化在中外文化交流中不卑不亢地前行,在坚持传统与吸收时代精华的交融中不断创新,从而成为世界四大古文明中唯一一个延续至今的文化体系,为世界留下了一个经典的文化样本,也为创新奠定了一个经典的范例。

在创新路上,儒学从春秋创始、汉代的演变,再到宋明理学的创新,儒学在一路创新中走过来,形成独具中国特色的文化传承;在这种创新思维的影响下,从天竺传到中国的佛教也抛弃了自我的固执与封闭,从慧远的沙门不敬王者到赞宁的王法即佛法,无数的高僧大德虚心地向中国儒家学习,在内容与形式上创新以适合在中国的发展,在佛教中国化的进程中发展佛教、在发展佛教的进程中传承佛教、弘扬佛教。所以当佛教在天竺式微以后,中国佛教为我们参详天竺佛教留下了一个极佳的创新个案。

但无论怎么创新,儒学没有丢掉其基本的文化内核,没有丢掉传统文化的神与基本的形,佛教也没有丢掉其基本的价值取向与基本的佛礼仪轨。儒学历经千年依然是儒学;创新了的佛教依然是佛教。

但褪下大红戏袍、换上比基尼闽剧还能给人一个完整的闽剧印象么?人们到戏院去是看演员比基尼的性感还是欣赏传统的闹剧艺术?若真这样的装扮登上舞台,又会是谁去看?到那时,奔着性感而去的人恐怕会烦躁于冗余的头饰和演员的唱腔和动作破坏了性感;而想欣赏闽剧艺术的人却又烦躁于艺术的失落。

如此,这样的创新绝对是对国粹的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