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实践教学 >> 《纲要》实践教学 >> 正文

作业精选:外公的一生

发布者: [发表时间]:2015-03-17 [来源]: [浏览次数]:
 

外公的一生

外公出生于民国三十二年,即公元一九四三年,六月二十三日。外公六岁开始帮他父亲放牛。有一次外公带他弟弟出去玩,小孩子不懂事,冬天的时候玩烧茅草,把弟弟的脚烧伤了,小外公当时在床上痛了几个月才好。外公说他当时又怕又愧疚,很怕小外公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幸亏后来小外公恢复好了。

外公七岁上学读书,十岁那年村里成立互助组,国家实行统购统销,家里的粮食差不多全部都要卖给国家,那年外公开始帮他父亲挑粮食送到祁日仓库(现在我们那边已经没有这个仓库了),因为还小,外公说他每担只能挑30斤左右。因为统购统销政策,所以他们连饭都基本没的吃,当时外公他们全靠亲朋好友帮忙才度过了饥荒。外公十二岁开始在第五组计工,每晚都差不多要到十二点钟才能回家睡觉。

十三岁时外公小学毕业,因为他没有考上中学(当时53个人的班里就只有五六个人考上了)所以就只能在家和他父亲一起做农事,补贴家用。外公说现在想起来他觉得很后悔当时没有再认真一点考上中学,如果考上中学了,他的一生也会不同了。考上中学的同学里有一两个当上了高官,有的在政府机关办事。后来政府办农业中学,外公去农业中学读书,半耕半读。外公说他当时还是班上的班长,而且他那时身体健壮,样样能行。

外公十五岁那年,即一九五八年,政府办人民公社,大炼钢铁,而且是全民炼钢,他们学校也迁了址,迁到了一个叫樟树坪的地方,然后学生们也被叫着搞运输:运木炭,运矿石。外公说他们每天都要去水冲挑炭(水冲是我们那儿一个地名,离外公学校比较远)。国家有好几年都在炼钢铁,而把粮食生产放在了一边没怎么管,到头来外公他们这些老百姓都吃不饱。外公说当时有句俗话叫:“男的劳力吃三两,小的孩童吃八钱”当时他们那个100人左右的村子就有十多个人被饿死了,外公的父亲也在其中。由于当时家里没钱又没粮,没有棺材,外公他们就只能用炼铁的风扇来代替棺材,将姥爷葬在园山。不幸的是,姥爷去世之后不久,外公的妹妹也病故了。所以在十七岁的那一年,外公就失去了他重要的两个亲人。

外公说那个时候姥姥带着他们兄弟姐妹大哭了一场,眼泪都快哭成河了。而养活全家这么重的担子靠姥姥一个人肯定是挑不起的,所以外公只好休学回家,帮姥姥分担重担。外面的事情都由外公来做,而家里的事都是姥姥在操持。一家人过着贫苦生活,吃不饱,穿不暖。

 十九岁时,外公从县城买了几斤红薯藤,开荒插在地里,结果被当成走资本主义,还罚了外公家40斤谷子。

 二十岁时,外公和外婆结婚了,当时外婆18 。外公说当时连娶老婆的钱都是和亲戚借的。而因为欠了这笔账,所以外公只能去外面打工赚钱还账。他和同村的一个小伙子一起出去打工,在冷水滩做了两年临时工。

 二十二岁,大舅舅出生。二十三岁时,外公跟着他的姐夫去资兴修公路。没做几天,包工头贪污,指挥部不准他们再做了。外公没有办法,只能去大山里面挑树赚钱,20多里路一天要走两趟,每趟都要挑一百六十斤以上。但是那个冬天雨水多,外公还是没有赚到什么钱。所以那一年外公没有回家过年。第二年初,外公听说岳阳君山农场打芦草有钱赚,在那里又做了三个月,外公四月份回了家,交了300元给生产队,哪知道生产队非但没有计分,还罚了他家粮食180斤。(村子里规定要是外出搞副业的话,每年要交300~400块钱来赚工分,所以算起来的话外公钱没交齐)外公很气愤,但也知道没办法,之后就不敢再出去找工作了。外公外婆夫妻俩只能一年四季辛勤劳动,喂猪、养鱼、干重活、多捞工分,省吃俭用来维持一家生活。

 一直到二十九岁那年外公在他祖父老屋边接了一个垛子,一家人才终于安心一点。

 三十岁那年,外公说他人生第二次大难来了。正月去外家拜年后回家路上滑倒了,跌断了右脚。虽然治疗的话花费肯定很大,但是不治好的话一家大小日后的生活该怎么过呢?外公这样想着,然后没办法,只能让外婆去亲戚朋友那儿去借钱。万幸的是,在亲友的支持下,经过半年治疗,外公终于能走路了。外公说他现在还能清晰地回想起当时的那种害怕腿残但又没钱治的煎熬,而且这件事肯定会成为他一生的回忆。外公还说全靠外婆能干,里里外外的事情都是她一个人在做,不怕苦,不怕累,他才能渡过这次难关。

 由于邓小平的英明领导,,改革开放,田土下放,外公说他们终于自由了。分到了田,外公和外婆就守着自家的地辛勤劳作。直到四十岁时他去桂林做泥工,带着大舅舅和二舅舅一起。外公说当时差不多三块五毛钱一天的工资,第二年差不多四块一天的工资,之后的这些年工资也慢慢地在涨。春节回来后在桐子塘自留地重新建房子,春节过了后又回到桂林做事。就这样断断续续花了几年把房子建好了。房子蛮大的,够八口人一起生活。外公说他在桂林差不多待了十五年。现在谈起以前在外打工的经历,他只觉得真的是听说哪儿有事做能赚钱就往哪个地方跑,在桂州待了那么多年当然也是因为那里有工作机会。后来回来是因为建筑业的机械化程度高了,工作机会也慢慢减少,年纪也大了身体慢慢吃不消了。外公回来之后开了一家饭馆,生活也算不错。

 外公现在已经七十一岁了,但是身体还比较硬朗,饭馆也还在经营着。每天吃完饭后和外婆出去散步,也是轻松自在。

 知道外公的一生后,不得不说我受到了很大的震撼。我知道他们那一辈的人大多年轻的时候都吃过很多苦,但以前只是一个模糊的认识,而到现在才真切的了解到他们都吃了什么样的苦。同时我也很敬佩外公,虽然他没做出什么大事来,家里一直很贫苦,人到中年以后才渐渐地开始攒到钱,但是就是因为他这么多年都挺过来了,发生了那么多事都没有打倒他,我才敬佩他。